Nat Commun:生活方式对炎症和癌症生物标志物有巨大影响

导读:如今,越来越多的研究指出生物标志物可用于诊断疾病。但近日,发表在《Nature Communications》杂志上的一项研究中,来自乌普萨拉大学的科学家发现遗传学和生活方式共同决定了血液中的蛋白水平,这一发现大大影响了利用多种生物标志物以确定疾病的可能性。

虽然生物标志物可用于诊断疾病,但生物标志物的“跌宕起伏”可能不会依赖特定疾病的存在。例如,在血流中的蛋白质水平会随着个体基因,临床和生活方式因素的变化而变化。

特定疾病的生物标志物被认为与生活方式等有关。发表在Nature Communications杂志上的新研究中,来自乌普萨拉大学的科学家开展的大规模研究,探究了基因,临床和生活方式因素对血液中蛋白水平的影响。

为了系统地解决这个问题,乌普萨拉大学研究人员最近开展对非疾病相关因素对血液中蛋白质水平影响的大型研究。具体来说,研究人员分析了1,000健康个体的用于指示癌症和炎症的92蛋白质生物标志物。 研究结果表明,遗传因素对于超过75%的蛋白质发挥显著作用,而详细的基因分析结果表明其中16个基因对蛋白水平的影响很大。

这些结果是重要的,因为研究显示哪些影响因素变量对于标志物水平的影响是显著的。如果这些因素是已知的,那么我们看到蛋白质水平变化的可能性较大,我们可以更清晰得到标志物水平高值和正常值之间的临界点。推而广之,这可能导致使用多种生物标志物在临床的可能性。

这意味着,关于遗传和生活方式因素信息必须被考虑在内,以便能够有效地用于蛋白质生物标志物诊断疾病。这项研究中,在健康个体中,遗传和生活方式同时影响某些疾病下蛋白质水平超过50%的变化。这意味着,关于遗传和生活方式因素信息必须被考虑在内,以便能够有效地用于蛋白质生物标志物。

该研究的结果表明,遗传学和生活方式是蛋白水平的决定因素,这一发现大大影响了利用多种生物标志物以确定疾病的可能性。

参考文献:Strong effects of genetic and lifestyle factors on biomarker variation and use of personalized cutoffs.